欢迎您进入中国水电八局有限公司科研设计院!

科研文苑

您现在所在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科研文苑 > 正文

写给现在的我,曾经的她

来源:新疆XE项目   作者:梁吉凯   阅读:24   更新:2019年03月08日  

    今天的夜里,又突然想起了你,思绪如丝,心神难宁。于是借着手中的笔将回忆描成画,打算就在今天的梦里,将它亲手给你。珍藏也好,烧掉也罢,只希望你莫要再把它送回来扰我。

    你我相遇该是在襁褓之中,毕竟家里隔着不远,彼此父母的关系也算不错,家里有了宝宝,父母总会拿出来“遛遛”,“遛”的多了自然也就有你我的相遇,你们文科生管这个叫“缘分”,我们理科生管这个叫“概率”。虽然没有当时的记忆,但想来不会太有情趣,以你我的当时的智商,多半是我尿了裤子,你在妈妈怀里傻笑。

    在我的记忆中,你我真正相识在总角,那段记忆已经模糊了具体时间和地点。在那段记忆里,是男女厕所让我渐渐对你有了异性这个概念,你开始留起长发,开始穿起裙子,我们开始慢慢不一样。幼时玩伴之间单纯的感情慢慢发酵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,再加上男生那时莫须有的一些男子主义,慢慢演化成了对你的各种恶作剧。扯过你的马尾,剪过你的鞋带,给你的文具盒里放过死蛇,也推你进过男厕所,估计那时你是恨透了我。现在想来,那时要的可能不是小伙伴们的崇拜目光,而是你的一丝丝关注,哪怕是一丝讨厌的目光,回家一顿竹笋炒肉也在所不惜,只为多年后你每次回想起那时的时光,总能,第一个,想起我。

    之后你我便去了不同的地方求学,也许是求学的压力太大,也许是你对我的恨意未消,也许是我对你的愧疚还在,那几年的时间里彼此便断了联系,到你家几百米的路也好像越来越远。

    再次见面已是多年后的春节发小聚会上,其实每年春节我们男生发小都会天天在一起玩,唯独那年叫了女生一起,之前没有,之后也没再叫过。我终于相信,这就是你所说的“缘分”了。那天你不是所有女生中最亮眼的那个,但独独你出现后,我整理了一下衣发,开始变得有点紧张、慌乱。已经记不得怎么开始和你说的话,也不记得是谁先开的口,应该是你吧?因为那时我的心里只剩下强装的镇定,眼中只有嘴角带笑的你。你拿小时候我做的恶作剧调侃我,我拿小时候因你挨过的打回应你。又聊起张国荣又聊起宋词,句句都有回响。那晚我送你回家,我们走的很慢,却感觉很快。那一年我们大一,你在绍兴,我在太原。

    之后也总约你出来,你也愿意出来。初时还是大家一起,慢慢只剩我们两个自己。初时还是并肩而行,慢慢手便绕在了一起。你喜欢张国荣,总喜欢给我哼他的歌,我陪你一起搜遍网络,找全了哥哥的所有演唱会、MV、访谈视频;我喜欢纳兰容若,你便陪我读诗词。我去绍兴和你划船,你来太原拉我爬山。

    刚刚好,你爱的我喜欢,我爱的你也不厌烦。一南一北,那时我们也没觉得有多远。

    你愿意回北,我愿意去南。

    本已到了我常帮你爸干活,你也总给我妈刷碗的情分,却还是走着走着就散了。可能是你矜持没有提出期许,可能是我怯懦没有给出承诺,可能是异地长久的寂寞吧。工作容易赚钱难,相爱容易相聚难,等我发现自己工作的性质,可能我就已经松开了绕在一起的手。我不推你走,是舍不得你离开;我不拉你回来,是舍不得你受苦。抱歉,当时把这么艰难的选择题就这么抛给了你。

    那一年,你真的回了北,而我也真的去了南。

    本以为,两年的时间已经让我对你的回忆都淡了,可为何你结婚前跟我说那句话时,我的眼前泛起泪花。

    你说:“新郎本该是你的!”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9年3月8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新疆阿勒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