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进入中国水电八局有限公司科研设计院!

科研文苑

您现在所在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科研文苑 > 正文

那年的春晚、泡面与我们

来源:雅万高铁项目   作者:吴彩凤   阅读:106   更新:2019年02月13日  
    那是人生中第一次在春节里缺席了家人的陪伴。

那年的除夕夜,小屋外大雪纷飞,烟花璀璨;小屋内,没有醇酒美食,没有新衣加身,只有电视机前守着春晚的我们与手中的泡面。

北方学校的寒假总是来得有些早,不想浪费寒假时光的我们出于对学长的信任,毫不犹豫的在学长那报名了某厂寒假工,信誓旦旦的计划着年前为自己挣下个小金库以滋润下学期的生活。然而现实往往是残酷的,对于初出茅庐的我们也不会手下留情。这里没有想象中被暖气包围而温暖如春的住宿环境,面对十几号人拥挤的宿舍潮湿、阴冷、嘈杂以及充斥着些许冷漠的目光,虽然囊中羞涩,但我们一咬牙、一跺脚,就近租了一个小屋,一间属于我们的“豪华三人间”:一台20寸的黑白电视机,一张2米宽的床,三床不厚的被子以及那1.5米宽的镇舍之宝电热毯。简陋而不被人打扰。

上班的日子并不好过。

早晚班十二小时轮班,一周轮换一次。这样彻底打乱了我们在学校好不容易养成的生物钟,但万幸的是我们未被分开排班。然而尝试过在漫漫长夜中机械般的重复同一个动作后,才知道什么是度秒如年。瞌睡一上头,眼皮就自然耷拉,意识慢慢神游,一不小心就和周公开了个碰头会。被巡查的主管擒住并警告几次后,我们练就了在半睡半醒间既能不耽误手中活计,又能让疲惫的大脑得到稍许喘息的技能。正如世人所说的“人都是被逼出来的”,果然诚不欺我。

可能是我们太沉迷工作而无法自拔,亦或是我们涉世不深,不知春运的一票难求,待我们准备订票时才发现已错失了那回家团圆的机会了。我们懊恼不已,抱头痛哭。一阵鬼哭狼嚎后被迫接受现实,于是彼此故作激动的安慰道:天呐,我人生中第一次在外过年竟然是和你们俩,到时超市走起,年货办起,衣服买起,饭店吃起。。。就这样说着说着,到后来竟激发出我们内心的小宇宙,兴致勃勃的计划着过属于我们三的新年。

除夕不期而至,我们早起收拾了一番,终于要进城了。

青岛的冬天不喜下大雪,对于我这个南方人来说,偶尔飘个小雪就让我兴奋不已,而这样的我在陕西妹子静哥眼里那就叫没见过世面。然而就在那天早上,开门瞬间迎面飘来的雪,让我大开眼见,见识到了所谓的世面。世界似乎格外安静,我抑制内心的激动,我怕自己的大声喧哗会让这白茫茫的世界瞬间塌陷,更怕自己迷失在此,于是我静静的跟在她俩身后,毕竟她俩经历过大风大雪,我不敢造次。然而她俩却辜负了我的信任,也怪我信错了路痴,经历了绕路找站牌和坐反公交的事件后,终于在3个小时后抵达小镇唯一的商场。       

  为了安慰下疲惫的身心,我们决定中午大吃一顿。什么扬州炒饭、沙县小吃、潼关肉夹馍之类的店面通通不在考虑范围内,通过地图,我们又登上公交车前往心心念念的大餐。我们一路不惧艰难、长途跋涉,辗转了几趟车,陆续找了几家火锅店、烧烤店后,门前始终不变的挂着那 “暂停营业”的牌子把我们一次又一次推向深渊。我们悬崖勒马,打算返回去将就吃点炒饭安慰下饥肠辘辘的自己,谁知吭哧吭哧返回商场门前时,现实再一次让我们措不及防。只见商场保安大叔骑着电动车,哼着小曲,渐行渐远,就连角落那不起眼的小店,也早已关门闭户。大雪纷飞中,我们似乎被这个小镇给抛弃、遗忘了。

哭丧着脸而又无奈地坐上返程公交,在车上三人噼里啪啦的抱怨了一通。下车返回出租屋,我们一路无言,整个世界似乎只剩脚底踩雪的酥酥声,以及空气中飘着似有似无的饭菜香。借着小屋拐角路灯微弱的光,打开房门,走进小屋,齐刷刷瘫软在床,似乎连哀怨的力气也被消耗殆尽。突然手机视频响起,打破了这份沉寂,我忙不迭的接起视频,露出灿烂的笑容,天花乱坠地向老爸老妈描述着我们今天的大丰收,并以“一切都很好”的总结词结束了这场对话。于是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,同样的场景、同样的说辞又在静哥和小游的身上重复上演。

挂完视频,气氛似乎变得浓烈起来,我们翻箱倒柜,找出所有存货:四桶泡面 、两根香肠、3颗卤蛋,情况似乎不是很糟,至少还有荤菜慰藉。于是烧好热水、泡上面、打开电视机,此时,春晚开始了。

那一年的春晚,火了那句“打败你的不是天真,是无邪”,后来的我,至今未改我的微信名--“吴邪”;那一晚的年夜饭,浓浓的老坛酸菜味充斥在唇齿间,后来的我,独独偏爱这一口味的泡面;那一晚,我们相聚相依,从2012跨越到2013,现在,我们天各一方,请千万珍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