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进入中国水电八局有限公司科研设计院!

科研文苑

您现在所在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科研文苑 > 正文

216国道

来源:新疆XE项目   作者:梁吉凯   阅读:104   更新:2018年12月24日  

初到新疆时,工地的营地尚未建起,所有项目部人员都住在北屯镇上,我们测量队每天要驱车60公里左右,经过216国道往返于北屯镇和工地之间。来往的次数多了,也渐渐对这条路边的风景熟悉了起来。

湿地公园

北屯镇是临水而建的一座新城,额尔齐斯河的一条支脉从镇子的北城盘绕而过。河水是远方高山上的冰雪消融汇集而来,冰灵清澈,能清楚地看到河底鹅卵石和细沙组成的河床。河沙里是含金的,早年间内地来阿勒泰淘金的汉人,带来了这里的第一次繁荣。天气好时,河沙迎着阳光,发出细腻的光泽,和河面上的波光粼粼交相辉映,像条金镶玉的丝带,煞是好看。

河的两岸是杨柳林,大多数都傲然挺立着,虬枝苍劲,像一个个站岗的哨兵;有几颗比较俏皮,长在河边,向河中央斜探出身子,不知在河水中打量什么,有的索性连身子都趟进了河中,探索着河里的秘密;有些树死而不朽,如苍龙般盘卧在地上,树干被岁月打磨成一把利刃,泛着金属的光泽,树下丛生的菌类布成了一张天然的灵床。

早在这座城市建立之前,这片杨柳林便扎根在了河的两岸,受着河水的滋养而壮大,反过来又守护这片水土,一百多年来,在荒芜寂寥的戈壁滩上相濡以沫,走到了天。

检查站

在新疆,绕不开的便是检查站了,60公里的道路要经过四个或大或小的检查站。检查很是繁琐,所有乘客要下车刷身份证,忘带身份证的要被盘问好久,尤其是我们这些异乡人。最初时,大家都是不太习惯,诚惶诚恐,但后来想想北屯能有现在的治安,连小偷小摸都没有,比之内地都要安全,靠的不也是这些么?

二牧场

过了检查站便是二牧场了,新疆地广人稀,牧场也基本都是自动化了。到了四月份,各种农机的巨无霸身影就开始奔向各个田间地头了,巨型拖拉机后面挂着各种型号的农具,霸占着两三个车道的位置,最壮观的时候,七八辆的农机组成车队在我们前方,我们的哈弗H6像只小鸡崽子一样弱弱地跟在后边。

牧草和庄稼都是成百亩地种成一片,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小草原,这对于一个人均只有一亩三分地的北方人而言,是不能想象的壮观的。五月里,收割机就在这片小草原上行走,在草屑中舞动,牧草一茬又一茬地倒下,一摞摞方方正正打包好的草垛直接从收割机中掉下,然后被车子运走储存,这是牲口们过冬的口粮。

阿勒泰并不怎么盛产瓜果,主要的农作物就是油葵,九月油葵盛开的时候是二牧场最美的时候。快一人高的向日葵一株株地迎着太阳,在田间展开笑脸,在戈壁滩上笑出了一片花的海洋,有风吹过,黄色的花海此起彼伏,宛如一道道卷起的浪花。

村庄

工地的山下便是一个村庄,村庄不大,不到20户人家,被两条土路分隔成一个E状的三排房子。房子大多都是由块石砌成的,显得很是老旧,沧桑的历史感铺面而来。村庄里住着的是哈萨克族的牧民,他们不事农桑,世代以放牧为生。牛羊一般就圈养在院子里,院子周边用块石和树枝做的一米多高的围墙。有幸去过一次牧民的家中,车子开到牧民的院中,院中都是牛羊的粪便,打开车门竟感觉自己无处落脚,院里面弥漫着牛羊身上的骚臭味,感觉自己瞬间回到了原始社会。

虽说是不习惯当地人的生活习俗,但当地人的民风确实很淳朴,来之前我们不免有很多担忧,来了后才发现这些担忧是多余的。无论外来的力量怎么冲击,哈萨克的牧民依旧是循着自己祖祖辈辈踏出的牧道,骑着马,带上帐篷,开春后赶着自己所有的骆驼、马和羊上山而去,又在冬季降临之前下山,在寒冷的冬季里点上篝火,杀牛宰羊,在载歌载舞中醉去,年复一年。

216国道是去往山上工地的路,也是一条开往新疆文化的路。